文章新舊
尼泊爾
不想最難

不想最難

    我在海拔3950公尺的Lauribina開始高原反應,整個身子不停地顫抖,雖然表皮是溫熱的,當伙伴握著我的手掌時,都說我比他們還溫暖,但就是不明白體內為什么有一股寒氣遲遲無法散去,一會兒竄到心窩,一會兒溜到背脊里。   只有攝氏5度的環境,人體是需要進食補充熱量,但我卻失去食欲,勉強下喝了幾杯熱水,可沒一會兒就嘔吐了,反復著喝水吐水的動作,像極新加坡的魚尾獅。   到了夜晚我打坐在爐竈邊沉默不語,店主為我燒材給我毯子,伙伴們給我熱帖替我蓋被,向導借我大衣還煮姜湯……大伙兒像是在供

笨女人 | 我心我愬 | 2016年10月25日

  • 尼泊爾.Mardi Himal.辛苦的旅程

    尼泊爾.Mardi Himal.辛苦的旅程

    回想一下,你曾經去過最辛苦的旅行是哪一次?對我來說,算是這次。   我在今年二月獨個兒到了尼泊爾徒步旅行,找了導遊,選擇去一個新開闢的徒步路線叫 Mardi Himal,只需要七天時間,算是比較短途的路線。可能因為天氣的關係吧,感覺上這條路線的景觀

    Don | 一人旅 | 2016年10月22日

  • 尼泊爾.山城.婚禮

    尼泊爾.山城.婚禮

    從 Bandipur 大街出發,有幾個即日來回的遠足路線,我選擇了一早出發,沿山路走,越過幾個山頭,到了一個幾乎被孤立的小村莊 Ramkot。這個 Magar 族聚居的小村莊幾乎沒有對外交通,所以這裡完全沒有被商業化,村民熱情好客,房屋也是傳統的圓屋,屋頂都是被

    Don | 一人旅 | 2016年9月4日

  • 一年後的尼泊爾:安娜普爾峰終極徒步籌款

    一年後的尼泊爾:安娜普爾峰終極徒步籌款

      大約八年前,當我辭職出走拉丁美洲時,進行了很多國家公園徒步之旅,甚至買了帳篷和野外煮食用具,從阿根廷巴塔哥利亞的最北面,一直露營至世界最南的火地島,再繼續走到智利巴塔哥利亞的最北面,總共兩個多三個月的野外生活,在復活島才正式終結。 &n

    Pink Abheda Lee | 萬里歸零 | 2016年5月13日

  • 地震一年後的尼泊爾:仍然滿目瘡痍

    地震一年後的尼泊爾:仍然滿目瘡痍

        我上周跑到加德滿都附近的村落Chisapani。   一周前,我跑到圍繞加德滿都山谷山上的村落。一年前的4 月25日,這些村落均被7.8級地震摧毁,萬料不到,一年後的今天,這些村落均如同剛發生地震般,仍然滿目瘡痍。   在受損毀嚴重的加德

    Pink Abheda Lee | 萬里歸零 | 2016年4月25日

  • 從拉薩坐火車到加德滿都?

    從拉薩坐火車到加德滿都?

        在近日尼泊爾總理訪問中國期間,雙方落實了於2020年把鐵路由拉薩伸延至加德滿都的建議。   這勾起了十二年前我在雲南的一個片段。   那是我第一次背包旅行,在中甸,我們在青旅遇上了一個藏族僧人,不知怎的,他竟跟上了我們的面包車

    Pink Abheda Lee | 萬里歸零 | 2016年3月26日

  • 我正去爬那5416米的山口

    我正去爬那5416米的山口

        農曆新年期間,我與三位來自香港的志工在尼泊爾山區進行"諸覺亮之旅"。學校重建項目位於1300米左右,乃著名的安娜普爾山環迴路線(Annapurna Circuit Trail)起點附近,整個村莊受梯田環抱,雪山在翠綠的山巒後若隱若現,我不禁生起

    Pink Abheda Lee | 萬里歸零 | 2016年3月1日

  • 雪國書店裡談人生

    雪國書店裡談人生

      尼泊爾地震發生時,有這麼一幕特別深刻。   在整間書店左右大力晃動之際,我努力保持平衡,並同時向大門奔去。門口很小,幸好顧客數目不多,我們都擠在這個樽頸位置要衝出大街。我清晰記得在我前面一名個子高大的男生穿着一件粉紅色的襯衫,我還記

    Pink Abheda Lee | 萬里歸零 | 2016年2月10日

  • 如果你只能再活100天?

    如果你只能再活100天?

    對地球這邊的人來說,這是夕陽西下;但對地球另一邊的人來說,這卻將是破曉之時。   最近不知何解,不斷反思死亡,我很相信,「死亡」只代表了一個學習階段的完結,新階段即將展開。就如大學畢業,即將踏入社會一樣,讓人既興奮又緊張。但當再仔細沉思死

    Pink Abheda Lee | 萬里歸零 | 2016年1月5日

  • 無啦啦執左間 Cafe

    無啦啦執左間 Cafe

      Light On Cafe半年前在「無啦啦」的情況下登場,今日,亦在「無啦啦」的情況下退幕。縱使我有多明白生命的無常,以及所有事情的發生皆非偶然,但這從來不會降低我人性情感系統裡,所能體驗到的喜怒哀樂。   不同於很多人,我從沒有發過甚麼要開

    Pink Abheda Lee | 萬里歸零 | 2015年12月28日


  • 鐵鞋子

    鐵鞋子

    任勞任怨的小編

  • 林輝

    林輝

    曾為民間團體總幹事、時事評論人、社會運動者,活躍於香港的公民社會。20

  • Pink Abheda Lee

    Pink Abheda Lee

    靈修旅人Pink一趟獨自背包西藏之旅令她醒覺,放棄財經記者一職環遊世界

  • 讀者來稿

    讀者來稿

  • VolTra義遊

    VolTra義遊

    義遊成立於2009年4月16日 ,是一個非政府志願組織,旨在透過全球性

  • Pazu

    Pazu

    資深背包客及單車旅行者,現為拉薩「風轉咖啡館」老闆之一,著有《風轉西藏

  • Sio

    Sio

    一個女生,遊歷半個地球,兩三年沒回家;獨自走過歐非南北美,進過撒哈拉、

  • Sonya Fock

    Sonya Fock

    兼職空姐、攝影師、小小慈善組織創辦人,主職以不同身份看世界。 相比為人

  • Victoria Yeung

    Victoria Yeung

    楊逸晴 Victoria Yeung,攝影愛好者,九十後懶人。 覺得「

  • Eel

    Eel

    井底之Eel,但成日以為自己係無腳雀仔。2013年底不甘心,飛到拉美游

標籤

成立宗旨|團隊成員|免責條款|版權聲明|歡迎投稿|商業合作|聯絡我們

© 2015 IronShoe Travel Channel 鐵鞋旅遊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