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克服「旅行後遺症」-要重新出發首先要學懂MOVE ON

發佈於2015年7月11日

6999869-sunset-beach-waves

 

很多人去完長旅行或working holiday回來後,都會經歷一段非常難受的過渡時期,我們可以稱之為「旅行後遺症」最病入膏肓的階段。我相信「旅行後遺症」是不會有痊癒的一日,這個病是會影響你一生,因為你的基因已產生突變,基本上你就好像X-Men裏的變種人,你明明覺得自己成長了強得好像有超能力,但當你跟人談起你現在的價值觀、對人生的看法時,你會變得同世人格格不入;當你跟人說(即使你都一把年紀)你不想settle down,你還想出走時,別人會覺得你是異類,是痴人說夢話。

 

「旅行後遺症」的病徵因人而異,但基本上無潛伏期,由你一落飛機踏回老家的地面那刻開始,你就發作。普遍來說,打後的一至三個月病情最為嚴重,個人來說,有失眠、失落、心煩、不安、厭食、抑鬱、反社交、思覺失調、靈魂出竅等徵狀。 總括來就,就是不開心,而不開心,十分正常。剛好我在澳洲認識的一些朋友,也跟我同時期或在最近回國。跟他們傾談,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有類似的感覺。年輕的那些(細我十年,書都未讀完那些)問題不大,他們就是回家吧、回父母身邊、回到校園,繼續燃燒他們旺盛的青春;但跟我差不多年紀的那些,問題就大了,應該要settle down了嗎?找工作、結婚、生孩子?我們還想旅行嗎?還有可能繼續旅行嗎?即使是想settle down那些,怎樣settle in再settle down,也是一個考驗。

 

而我失落的原因,最主要是我不想返回從前的生活、做同樣的事情、做回從前的我。我覺得經過這段旅程後,我理應是更了解自己,更清楚自己想點,但現在我卻好像只是回到原點,就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甚麼也沒有改變過,That’s it?我甚至開始質疑,這趟旅行是否弄巧反拙地摧毀了我的一生?因為我已經不再快樂...

 

但隨著時間過去,我的思緒也開始慢慢沉澱、過瀘,但這並不代表一切變得清晰明朗,相反地,事情往往都是很矛盾和似是而非的。我想「the more you know, the more you know you don’t know」這句話是真的,我不質疑我比以前更清楚自己,更清楚我對人生的看法;但同時,我從來都沒有像現在一樣,對自己和人生有如此多的質疑。

 

接受真正的自己

 

要克服「旅行後遺症」,首先要接受雖然我們已「回家」,但在我們眼中,一切都再不一樣,但客觀環境基本上都沒有改變,亦不會在不久的將來有甚麼大改變。你會感到非常格格不入,因為你很難跟身邊的人有思想上的聯繫或同感,很難向他們解釋你的感受。他們會覺得如果你想重新融入,你就必須調整自己的心態,返回現實世界。有些人會跟我說「Welcome back to the real world!」,就好像旅行是一個虛幻的世界,一切都是假像;仿佛我是活在夢中,而非活出我的夢想。

 

我知道他們是沒有惡意的,但可能這是「旅行後遺症」的其中一個症狀,我們對一些跟「自由」、「出走」、「追夢」有相反意思的字眼或概念是異常的敏感!為什麼我會感到格格不入?為什麼回到出發前這個我待了廿幾年的地方,我竟然不能如以往般舒適安樂地過活?答案是因為這趟旅程令我更了解真正的自己,更認清當 初出走的原因正正就是對大家口中的「現實世界」和單一的「生存法則」的不屑與不服從,回來後的我比以前更清楚自己可以走不同的路,而我是不會調整自己去融 入他們口中平庸至極的「現實世界」。

 

不過,你也必須接受他們是不可能 完全明白你的感受,因為他們沒有離開過「現實世界」。重要的是,我清楚知道,旅行發掘和揭示出真正的我,而我接受我就是個這樣的人,自信地做回真正的自 己,向別人展示真正的我,而非再像以前一樣,不斷做一些事情去向別人証明自己,或者做別人期望中的那個不真實的我。

 

the-price-you-pay

要有耐性,不要太快投降

 

但事實歸事實,你現在身處的客觀環境,加上你不可不理衣食住行需要和一些家庭責任,這些有形無形的壓力與約束,會令你發覺你不再像人在旅途上時那麼大無畏、那麼雄心壯志、那麼志氣高昂。 當你回到常規的日常生活,每天聽著種種80後上車買樓血淚史,一個又一個把病態扭曲為正常的勵志故事,活在這樣的一個「正常社會」,30歲不買樓結婚你這一世就已經玩完的人間天堂,即使父母親友不向你施壓,你也會覺得「周身唔聚財」。你可能會感到有種向「現實」低頭的必要,自行勾上奴隸的枷鎖,返回那種你當初一意逃離的變態生活。

 

但我不斷跟自己說,在外地工作和生活了的10個月,我認識了不同國籍、背景、擁有不同經歷和故事的人,我看到其他地方的人如何生活,如何看待人生,這些不應只是我的「美好回憶」,這段經歷和見識,應該會對我產生著甚麼的影響?指引我以不同的方式去生活?又或者我的旅程尚未完結,我還會有再次出走的機會?

 

最令我困擾的是回來後,我還是舊時的我,過著舊時一成不變的生活,因為在旅程中,我的所見所聞讓我看到人生的很多可能性;我的經歷豐富了我的思想與心靈,使我成為一個更完整的人。我知道我實踐過我的夢想,我知道我有能力做到一些我從前以為我做不到的事情,我知道我還有很多不同的選擇、不同的路可以走,只要我有這樣的勇氣。

 

在我內心深處,我知道我仍然很想 不顧一切地走進未知的世界,尋找新的可能性。但基於我的年紀、我的恐懼、我選擇未知的路所牽涉的更高的代價與風險(很明顯,這跟年齡是成正比的),我經常 都聽到腦海中有一把聲音,警告著我「時日無多」,可能這就是「中女危機」,當身邊的朋友都成家立室,有安穩的工作或事業,最起碼每月有穩定的收入,我會很 明白為何我會是個「異類」,很自然地會覺得或者我不應再「發夢」。

 

很多人都說我當初辭職出走需要很大的勇氣,但事實是,我回來後並沒有變得比之前更加勇敢,我仍然被社會的種種規範約束,即使我比大部分人清楚我是不必須要服從。我很害怕有一天我會投降,遵從社會約定俗成的那一條單一的路去走,但我個心永遠都會在別的地方……我明明應該是個更完整的人,但我卻從來未感到如此支離破碎。

 

但每次我有這些負面思想,我都會跟自己說,或者這個旅程對我的影響、它會如何塑造出不一樣的我,是需要時間去慢慢沉澱,再慢慢浮現出來。所以即使我現在還未看到生活有任何改變,即使現在我回來了卻散落四周,只要我清楚知道我的旅行經歷就像一塊塊砌圖般拼湊出比以前更完整的我就已經足夠,而我必須要耐心地觀察和展望下一步,不要太快妄下結論。

 

向前走

 

我討厭說再見。我討厭接受當我踏出那個我剛剛住慣了的房間、步上那列火車、搭上那班飛機、看著那架車開走然後消失於我的視線、經過說再見的瞬間和總是太短暫的擁抱後…就代表一切已經完結。我從來都不擅於放手,但這旅程教曉我如何Move on。

 

在澳洲這個超大的國家,我只有差不多一年的時間,我早就知道我要keep moving,基本上一個地方我不會留多過兩個月,有時我會刻意跟別人保持距離,那麼到別離的一刻就不會有太多的傷感,但我發覺,這樣不會比較快樂,因為這只會令那一整段日子變得平淡如水,甚至是枯燥無味。

 

「旅行很殘酷,它迫你相信陌生人。」(“Traveling is a brutality. It forces you to trust strangers”),而我一旦對人打開心扉,唯一的結果就是用情太深, 即使我明知在旅途中認識的人,絕大部分這輩子都不會再見,事實也証明我們大多是對方旅途上和人生中過客,但我很慶幸我遇到了幾位很特別的人,成為了真心的朋友,即使我們的背景很不同,甚至大家都不是用自己的母語來溝通,但彼此間的聯繫和默契,竟然比起跟我在香港相識了多年的朋友還要深和強烈,因為我們的思 想、價格觀、相信和追求的東西都很相似,甚至是一致,志同道合得有如前世早已相識,一見如故。

 

我不能阻止自己跟這些人交心做朋友,也不能阻止自己在跟他/她們別離後想念著他/她們,而我能夠做的,就是珍惜和享受跟他/她們一起的每分每秒,但當我們要繼續走各自的路時,我就要move on向前走。隨著旅行日子與說再見的次數日積月累,我慢慢地習慣了跟我喜歡的人道別,也慢慢地學懂改變心態,由最初因為覺得說了再見就永遠見不到而傷心難過,變成樂觀地期盼和相信我跟他/她們會有重遇的一天。

 

重新振作,作出行動

 

面對跟喜歡的人道別,與面對回來後的「旅行後遺症」過渡時期一樣,秘訣就是要move on,而move on除了是要適應轉變,樂觀盼望外,還要著力去為下一步作好準備,再一步一步的走下去。見步行步不是問題,前路茫茫也得尋找出路。

 

我從澳洲回來後,花了一兩個月時間哀悼我的旅程已經完結、為我已「回家」每天默哀三小時,我拒絕接受自己已經回到香港,我把自己收起一段日子,我不想出門因為不想見到四周都是充滿怨氣的香港人和好有霸氣的強國人,還有密集過7-11的大型商場和連鎖店無時無刻催眠大家消費你的金錢和人生,然後繼續工作繼續消費或者不要消費留返來買樓...總之,這裏的一切令我窒息。

 

但如果你只一味拒絕接受,但完全不做任何事情,你只會永遠停留在這一點,還說甚麼move on?Move on不是要你把發生過經歷過的通通刪除,然後當無事發生過般過回以往的生活,而是要好好地把那些回憶保存保鮮,但不要讓懷緬阻止你前進。如果這刻眼前的一切令你難以接受,而曾經滄海的你知道有些東西你不想放棄擁有,你就更加要do something,去爭取你想要的東西和人生,踏出下一步,創造新的美好回憶。

 

所以,有一日,我突然醒覺,我知道我是時候要做點事,而澳洲的經歷告訴我,路不是得一條,我其實有很多東西可以做。我知道很多人回來後,找工作和重新投入工作是一大難題,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想做甚麼(其實世間上有幾多人是好清楚自己想如何呢?),但既然你曾經有勇氣離開你的comfort zone到人生路不熟的地方生活、打工,為何你現在無勇氣繼續嘗試和摸索前路?做生也好,做熟也好,總之要做點事。

 

我相信澳洲之行的而且確令我的膽子大了,我不再害怕做一些我未做過或不熟悉的事情,而我有一位曾經去了澳洲working holiday兩年的朋友,她回來後最初做回老本行,但很快就知道自己其實是想做別的事情,之後就辭職並跟朋友開了公司,雖然不是甚麼大生意,但她喜歡現在做的事,公司不忙的時候就做part time幫補收入。生活的可能性很多,只視乎你有沒有用心去看,著手去做,拿出勇氣去試。各位旅人,共勉之。

 

文:Jane C. @ Keep Walking On

圖片來源

發表評論

作者文章

相關文章


  • 鐵鞋子

    鐵鞋子

    任勞任怨的小編

  • 林輝

    林輝

    曾為民間團體總幹事、時事評論人、社會運動者,活躍於香港的公民社會。20

  • Pink Abheda Lee

    Pink Abheda Lee

    靈修旅人Pink一趟獨自背包西藏之旅令她醒覺,放棄財經記者一職環遊世界

  • 讀者來稿

    讀者來稿

  • VolTra義遊

    VolTra義遊

    義遊成立於2009年4月16日 ,是一個非政府志願組織,旨在透過全球性

  • Pazu

    Pazu

    資深背包客及單車旅行者,現為拉薩「風轉咖啡館」老闆之一,著有《風轉西藏

  • Sio

    Sio

    一個女生,遊歷半個地球,兩三年沒回家;獨自走過歐非南北美,進過撒哈拉、

  • Sonya Fock

    Sonya Fock

    兼職空姐、攝影師、小小慈善組織創辦人,主職以不同身份看世界。 相比為人

  • Victoria Yeung

    Victoria Yeung

    楊逸晴 Victoria Yeung,攝影愛好者,九十後懶人。 覺得「

  • Eel

    Eel

    井底之Eel,但成日以為自己係無腳雀仔。2013年底不甘心,飛到拉美游

標籤

成立宗旨|團隊成員|免責條款|版權聲明|歡迎投稿|商業合作|聯絡我們

© 2015 IronShoe Travel Channel 鐵鞋旅遊頻道